主页 > 仪器 > 滑雪超十年 16岁单板滑雪运发动追梦米兰冬奥会
滑雪超十年 16岁单板滑雪运发动追梦米兰冬奥会

  16岁单板滑雪运动员张阳光子滑雪已超十年
  梦想在米兰冬奥会上 国歌为我奏响

  在北京市滑雪队,16岁的单板滑雪运发动张阳光子,滑雪已经有15年了。她的母亲恰是前滑雪活动员、中国滑雪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郭丹丹。作为郭丹丹之女,张阳光子听着母亲的业绩长大,天然也有了本人的滑雪梦。“我的幻想,那就是五年后,在2026年米兰冬奥会上,国歌为我奏响,五星红旗为我升起!”

  “我是妈妈的自豪,妈妈也是我的自满”

  新京报:你还记得第一次滑雪是什么时候吗?

  张阳光子:妈妈说,我第一次到滑雪场才一岁零三个月,一见到雪我就特殊高兴,对雪有一种自然的好感,所以,爸爸妈妈给我起了个小名叫雪儿。兴许就是雪儿这个名字吧,让我与冰雪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当初已经是一名专业的滑雪运动员了。

  妈妈告知我,最让她自得的是有一年,她带着我加入一个雪场启动典礼,当着好多少百人的面,我从二百多米高的雪道上双手举着五星红旗,保险滑了下来,我成了雪场的小明星,那一年我才3岁。

  新京报:你感到你妈妈对你发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张阳光子:这种影响一方面是由于我的妈妈是中国滑雪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我是听着妈妈的故事长大的,是妈妈把我带进了冰雪的王国,滑雪的世界。

  另一方面,在我五岁那年,妈妈组建了一支体育冠军明星滑雪队,我也成了年纪最小的队员,一天到晚随着妈妈和体育明星们到处去推广冰雪运动。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进步了我的滑雪技巧,也让我知道了他们对滑雪运动的热爱和推广冰雪运动的社会义务。

  新京报:在学校有同窗晓得你妈妈是世界冠军吗?作为世界冠军的女儿,你有压力吗?

  张阳光子:一开端同学们都不知道我妈妈是世界冠军,后来缓缓就都知道了。有时候我也会暗藏自己的名字,就是想让大家更多地看到我自己,而不是妈妈给我的光环。

  世界冠军的女儿确切会给我带来压力,然而压力变能源,因为我的队友只有我在第一个完成训练动作的时候才会爱慕我。

  为了实现妈妈宿愿废弃当演员机遇

  新京报:是什么让你动摇要做滑雪运动员?有什么故事吗?

  张阳光子:真正让我确破了自己毕生为之努力的目标是在2018年。当时正是平昌冬奥会的时候,记得有一天,我们全家都坐在电视机前看比赛,当看到冰上名目武大靖成功夺冠、身披五星红旗的那一刻,咱们全家都高兴地欢呼、呐喊,妈妈眼中闪烁着泪光。

  可是当电视机里转播到妈妈最熟习的自在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个项目标比赛时,妈妈忽然就缄默地低下了头,不再看竞赛。固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知道,那是因为当年在长野冬奥会上妈妈带伤参加比赛,没能拿到梦想中的奥运金牌,那是她心中一辈子的遗憾啊。我想,作为她的女儿,我要替她完成这个未完成的心愿。

  新京报:据说当时有剧组想找你拍戏,为什么谢绝了呢?不想做演员吗?

  张阳光子:有一个电影剧组来找我,想让我拍片子,那时候我还正在为实现目的而尽力练习,说心里话我当时还真想去,当演员也是我曾经的一个妄想。可是,滑雪怎么办?在我一时拿不定主张的时候,征求爸爸妈妈的看法,他们把抉择的权力交给了我自己,终极我做出决议:仍是持续滑雪。

  妈妈说:“你既然取舍了滑雪运动,妈妈就盼望你可能保持下去。”当年8月,我正式参加了北京市滑雪队,主攻单板滑雪坡面阻碍。这是一项技巧和难度都很高的运动,选手在高差150多米的赛道上,持续完成各种高难度的花式动作,在日常训练中天天都是飞起、跳跃、翻滚,摔跤磕碰是粗茶淡饭。

  新京报:从小学习滑雪,蒙受了很多别的孩子没吃过的苦,你有想过放弃吗?

  张阳光子:刻苦不会让我放弃,但是几年训练受过好多伤,我有想过自己不合适专业滑雪,有一点点想放弃。每当这个时候,我妈妈总会和我一起面对,她告诉我碰到难题不是放弃的理由,如果然的失去酷爱才要放弃。她时常帮我分析面对的艰苦,比方滑雪受伤,她首先做的是剖析为什么会受伤,是难度动作的问题还是训练技能的问题,找到问题,而后解决问题。所以,妈妈就像我的友人,和她交换让我很安心。

  新京报:你不为演员梦跟滑雪训练的辛劳而放弃滑雪,你认为滑雪对你来说象征着什么?

  张阳光子:首先,滑雪运动给我带来了良多快活,在滑雪的进程中,我觉得自己就像天上的鸟儿一样,无拘无束地翱翔。只管滑雪常常会摔倒,有时摔得还挺疼,但是我素来没有惧怕过。我喜欢挑衅自我,爱好高速滑行的那种感到。现在,滑雪已经是我生涯中不可缺乏的一个主要局部了,谁要是不让我滑雪,我确定跟他急。

  其次,几年下来,训练中我屡次受伤,锁骨、肩膀、手段,还有腰椎都摔伤过。每伤一次,我都告诉自己,我是世界冠军的女儿,我要为奥运冠军而努力,我决不能放弃!

  假如说10岁那年我在全国青少年深谷滑雪比赛中第一次拿到冠军的时候,给我带来的是快乐,但是现在觉得,我身上更肩负着一份责任??作为新时期的运动员,我要接过接力棒,弘扬老一辈运动员坚强拼搏、勇攀顶峰的精力,比赛场下为推广我国的冰雪运动作奉献,赛场上要为国度争夺更多声誉!

  我的梦想,就是五年后,在2026年米兰冬奥会上,国歌为我奏响,五星红旗为我升起!我信任到那个时候,我才干完成我和妈妈两代滑雪人为国抹黑的使命!

  新京报记者 吴为

【编纂:王禹】